黄小娉:年龄的样子
 
时间:2017/4/18 16:18:00   来源:龙岩调查队 阅读:317次 
    

 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年龄变得很陌生、很模糊。当有人问起年龄时,我好像总会停下来想想今年到底几岁,没有了之前脱口而出的自然和惯性。也许是记忆退化,没有多余的空间腾给这微不足道的问题;也许是风轻云淡,无须用年龄为自己赢得骄傲和自信。虽然忘记年龄的数字,但每个阶段的年龄状态却越来越清晰,棱角分明地站在人生的某个转角,不闪不躲。时光流转,总能不期而遇曾经那个或好或坏的自己。

2002年,大学入学的第一年。那年国庆节的第一天,武汉就开始降温,刮起刺骨的寒风。南方的孩子根本无法体会那种寒冷的清冽,面对时无所适从,如今回想起来还是最痛恨武汉的冷。当时也是年纪轻,觉得抗得住,但单薄的衣衫根本不是天气的对手,终于在期末考试前发起高烧。人生第一次挂瓶,就是在遥远的异乡。挂号、看病、等待,无人在侧,却觉英雄气概回荡心间。挂瓶结束后,一直裹着被子复习第二天的考试。那天的考试成绩虽是仅仅刚过及格线,但是比起五成左右的通过率,心满意足。年轻真好,那时没有顾影自怜,没有凄凄惨惨戚戚,全力以赴的样子好像无所畏惧,这就是20岁左右的我。

2008年,毕业入职的第一年。全新的环境,全新的面孔,全新的工作,一切都是新鲜欲滴。开始学习工作制度、流程、规则等等,慢慢地掌握工作技巧,改变思维方式,褪去青涩和稚嫩,逐渐成长为貌似专业的统计调查人。信息专报的标题是宋体四号,正文宋体小四,1.5倍行间距;调查方案包括调查目的、调查对象、调查内容等,根据调查内容可采取入户调查、电话调查等方式。当然,这些都是工作内容中不值一提的部分,但对于那时的我却是另一片天空。每一项任务都是一片云朵,而每一片云朵都是五颜六色,形态各异。我如痴如醉于这片浩瀚苍茫的天空,探索无极限,不知疲倦地努力向前,这就是25岁左右的我。

2012年,初为人母的第一年。刚适应生活中多了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,6个月的假期就结束了。7月份返岗,马上接到全省竞标课题的执笔任务,并且交稿期限迫在眉睫。由于前期没有参与申报课题,因此收集资料、研究细纲、组织文字等工作仓促上马。9月,科长又参加党校为期三个月的脱产学习。10月,省对市政府绩效、市对县政府绩效、市直部门绩效、社会治安满意率等专项调查陆陆续续开展,年终总结和考评工作又接踵而至,统计执法案件结案归档紧随其后,其间信息专报调研穿插其中。所有的工作如波涛汹涌的潮水,顷刻间扑面而来。那时,孩子晚上的睡眠不好,我的睡眠时间随之严重碎片化。中午,还得陪着上午补觉后精力旺盛的孩子,于是每天午后一杯咖啡的习惯就这样养成。入睡困难时,我便想我的生活和工作如何才能轻松惬意,答案却是无解之结。每天,蓬头垢面地照顾着孩子的衣食住行,疲于奔命地应付着各种工作任务。每每想抛开一切不管不顾,又只是自我安慰,唯有抓着一丝坚持的意念挣扎着,这就是30岁左右的我。

2017年,阳春三月如期而至。离开综合科轮岗到商业科近半年,也不再从事统计执法、纪检监察工作,兼职5年多的党支部宣传委员和青工委主任的职务也卸任了,我可以心无旁骛地从事心心念念的专业调查工作了。面对限下商业和规下服务业调查工作,恍惚间回到2008年,新人一样战战兢兢,有点小期待,又有些小慌张。从调查制度、流程规范、报表程序等等开始学起,虽然繁琐细致,但是心却静如止水。如今,孩子慢慢长大,能够独立地穿衣吃饭,不再事事求助。终于,我能淡定从容地应对这世间的纷纷扰扰,之前的无解逐渐化开了结,这就是35岁左右的我。

当然,怀念过去,只为成为更好的自己。不管未来每个年龄的我是怎样的,相信一定是勇于直面人生的样子!你的年龄又是什么样子的呢?

(作者单位:国家统计局龙岩调查队)

 

相关链接
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Rss订阅  |   加入收藏     
主办:国家统计局福建调查总队 闽ICP08011706号
技术支持:国家统计局福建调查总队